中国公益在线
北京频道 河北频道 湖北频道 河南频道 山西频道 黑龙江频道 辽宁频道 湖南频道 广西频道 山东频道 广东频道 天津频道 上海频道 重庆频道 甘肃频道 新疆频道 青海频道 贵州频道
江西频道 陕西频道 宁夏频道 内蒙频道 吉林频道 江苏频道 安徽频道 浙江频道 福建频道 四川频道 云南频道 西藏频道 海南频道 澳门频道 台湾频道 香港频道 高校联盟 礼仪基地

你的淘气值,出自这位情报学女博士之手

 时间:2018-02-01 09:39:56 来源: 文/汪帆 编辑:管理员 下载APP

 
 
 
“你好,我是岳川,岳飞的岳,山川的川。”初见岳川,这个女孩一番自我介绍,气场和她的身高一样,一米七六。
 
逢考必满分,她却说自己记性差
 
岳川是阿里CCO线的一名女程序员。和大伙印象里的程序员不同,北方女孩的她爽朗大气,颜值高还是个段子手。此外,她还有个“神秘”的身份,早稻田大学情报学博士。
 
谈起自己的专业,岳川不无遗憾的一拍大腿,说道:“哎呀,其实我最想学的是数学啦!”。
 
问起数学有多好,“这怎么说呢?高中所有数学考试只有一次不是满分。“岳川答道。原来从小学起,岳川就是个实打实的数学学霸。高中数学考试,别人两个小时的考试,岳川基本只要50分钟。
 
尽管如此,岳川却说自己其实记性很差。“要背的学科我就没那么擅长,数学只要理解就可以,所以很有趣。“
 
高考时,岳川的第一选择仍然是数学,然而所报考的学校在她所在的省只招2个人,而岳川遗憾排在第三名。
 
最终,岳川进入了南大计算机系,一步步读到了日本早稻田大学,成为了一名情报学女博士后。
 

 
岳川
 
 
女博士变“小弟” 发现编程很美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应该像特工那样?”说起她的专业,岳川哈哈大笑。她告诉记者,所谓情报学,其实就是信息管理,和国内的计算机专业没什么差别。并不是像大家想的那样,破解密码,翻译电报之类的。“其实就是码农啦”岳川摆摆手,虽然听起来很酷,但日常学习中,最多的就是和程序打交道。“在学校里的时候,觉得这个挺枯燥,然而来了阿里,却发现编程是件很美妙的事情。”
 
博士毕业后,岳川第一份工作就来了阿里,一干就六年。“因为在学校里,用的都是模拟数据。而在阿里,都是真实的,所以越来越觉得这份工作有趣。”
 
岳川的第一个部门,是数据产品和技术部,数据科学家团队,有很多很厉害的人,“都是从微软和谷歌回来的牛人,当时我进去就是小弟”岳川笑着说。而在牛人团队,岳川也学到了很多。
 
现在,她在CCO线负责建“路由”的数据模型。什么是“路由”?简单说,它就是个中转站。比如,当人工智能客服小蜜无法解决时,就需要“中转”分配给人工,同时还要想分配给哪个人才能让问题得到最快最好的解决。“中转”这一动作,就需要一个数据模型来完成。
 
在阿里客服的整条用户体验链路上,每个环节都涉及到一个小的数据模型。比如,在咨询全链路上有:服务量预测(比如预测双11大约有多少量,需要排多少人,怎么排班)——烽火台——小蜜——人工客服,这些环节中隐藏着数不尽的数据模型。
 
岳川负责的“路由”,就是要尽可能减掉被转交的“麻烦”体验。
 
除了本职工作,岳川还要对接很多其他部门的合作。“可能因为我比较容易沟通。”岳川说,但凡一些外部来寻求合作的,她的老板都会把她“扔”出去。
 
所以,大部分时间,岳川都是徘徊在各个部门之间,为他们“答疑解惑”。
 

 
岳川和她的团队
 
生活中的APASS,淘气值算法就是她写的
 
其中,最让大家耳熟能详的,就是淘气值项目。
 
淘气值是阿里巴巴集团阿里会员分层的依据,以分值作为体现,淘气值1000分是个分界点,1000分以下属于普通会员,1000分以上是超级会员,占比仅3%。
 
跟传统的会员体系不同,淘气值是动态变化的,它的分值是根据每个会员最近12个月的消费行为表现计算出来的,每月8日是淘气值更新的日子。
 
这个关系会员特权的淘气值,岳川耗费了巨大的心力,还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岳川和小伙伴们
 
“每个月7号我就开始焦虑。每个月8号,电话就被打爆了,被降分会员的吐槽从各个渠道传来。月中消停一会,到下个月7号,又开始重复。”岳川说,在电商出现前,全世界会员体系都特别简单,花多少钱累积多少经验值。而且经验只增不降,会员身份只涨不跌。
 
然而,这种简单的会员体系,其实存在很多问题。因为评判会员的好坏与否,其实不能光靠在平台上花的钱,比如有些代购的,或者有诚信问题的,这些就不能包含进去。
 
所以,在岳川看来,阿里的会员体系要建立多维的评判标准。“既要要遵循大规则,又要把平台的特性,融合进去。“不能白盒,即纯透明,加减的,也不能黑盒,特别复杂,用户不接受”半黑半白之间,保证科学公平的情况下,找到用户需求和商业的平衡。
 
通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岳川将整个会员体系分成了购买力、互动指数和购物信誉分值三块内容,三个内容的汇总最终构成了“淘气值”。在她看来,“‘淘气值’必须遵循一点,它应该是是基于用户日常一点一滴的行为而产生的,不能一蹴而就。”
 
生活中,岳川自己也是个实打实的超级剁手党,已经把自己买成了APASS(阿里巴巴对顶级会员的一种称呼)。公开数据显示,这些会员淘气值最低都在2500分以上,年均在平台上消费超过30万。正因为自己喜欢买买买,懂其中的逻辑,所以自己写的算法特别受欢迎,岳川说。

 

中国公益在线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中国公益在线”的所有公益资讯稿件和图片作品,任何单位及个人均可转载,注明“来源:中国公益在线”即可(弘扬正能量),中国公益在线只报道正能资讯,拒绝舆论监督、负面报道。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公益在线)”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正能量资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

4、联系方式:中国公益在线18611823110 书画频道:010 57111325  电子邮件:wuyuexian@qq.com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如何求助| 联系我们| 管理条例 | 公益记录者| 互联网行为规范| 律师顾问团队|

          

版权:北京益行智库信息科学研究院       ICP备案: 京ICP备180020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