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益在线
北京频道 河北频道 湖北频道 河南频道 山西频道 黑龙江频道 辽宁频道 湖南频道 广西频道 山东频道 广东频道 天津频道 上海频道 重庆频道 甘肃频道 新疆频道 青海频道 贵州频道
江西频道 陕西频道 宁夏频道 内蒙频道 吉林频道 江苏频道 安徽频道 浙江频道 福建频道 四川频道 云南频道 西藏频道 海南频道 澳门频道 台湾频道 香港频道 高校联盟 礼仪基地

我的爷爷耀先中将:新中国第一代歼击机飞行员

 时间:2017-07-19 21:13:04 来源: 中国空军网 编辑:管理员 下载APP

 4月27日,是鲐背之年的爷爷九十高寿。此时,望着身上插着各种管线、极度虚弱的爷爷侧卧在病床上,已被病痛折磨的神智不清,无法言语,我们心如刀绞,很不平静……

 

他戎马一生,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毕业于东北人民解放军航空学校,是新中国第一代歼击机飞行员,1951年参加了抗美援朝,先后击落敌机一架,击伤两架,立一等功,获“二级模范飞行员”称号。

整整30个春秋,他在祖国的万里蓝天上留下了一道道航迹,把自己的全部身心都奉献给了深爱的飞行事业。

他一生爱国爱党,热爱军队,忠于职守,兢兢业业,为人民空军建设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凭着人格立身处世,他也赢得了众口称赞。

我们始终因有这样的爷爷而骄傲和自豪。在此向您郑重报告:我们一定会按照您的教导,遵纪守法,克己奉公,努力工作,传承您的精神。

抗美援朝空战中,耀先击落1架、击伤2架F-86战斗机,1953年10月,空军授予他“二级模范飞行员”荣誉称号

空战和训练都作出过特殊贡献的飞行员

——访耀先

笔者在北京军区空军工作时,耀先是军区空军的副司令员,由于分管工作的关系,虽然我没有机会直接同他接触,但每次路遇行礼时,他都非常郑重地还礼并同我打招呼,他那亲切的笑容至今还深深印刻在笔者的脑海里。

2006年7月7日上午,笔者在秘书杨玉宝中校的陪同下,走进了龙潭湖附近一座绿色满园的小楼,拜访了原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军区空军司令员耀先中将。

客厅的茶几上,摆放着金黄色的大杏,是公务员刚刚从院里果树上采摘的,杨秘书让笔者品尝。正在说话间,听到耀司令员下楼的声音,笔者迎上前去向司令员问好!只见司令员还是满脸笑容的样子,只是增加了个拐杖。他同笔者握手后,在客厅里落座。简单的寒暄过后,笔者向老首长汇报了拜访的缘由,并把事先收集到的资料呈送给司令员过目,其中有空军最早的出版物《人民空军》第73期,封面上印有耀司令员年轻时英俊威武的大幅照片。司令员拿在手里,仔细看了又看,有些遗憾地说:“原先我有一本,后来组织部门借去弄丢了。”

我还带去一张空4师10团3大队邹炎、耀先双机与F-86空战图,引起了耀司令员极大的兴趣。他告诉笔者,这个图是空战后根据各方面汇集的情况,并经领导认可后绘制的。接着,司令员比划着手势,讲述了他所经历的几场抗美援朝空战,说他和长机邹炎最南飞到过朝鲜板门店上空,那还是带着副油箱。讲到这里,司令员仍流露出惋惜的心情。他说:“那时,我们的飞机留空时间太短,以至于敌人摸着规律,专门打击返航油料已经耗尽的米格战斗机。"

临别时,耀司令员很客气地送笔者出房门,走出小院。当他得知笔者还要接着访问赵宝桐副参谋长家时,又特意叮嘱公务员给我带路。他与笔者握手时,我近距离看到司令员两眼炯炯有神,是那样的和蔼可亲。

耀先中将历任空军航空兵部队大队长、副团长、团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等职,是飞行员成长起来的军队领导干部。1974年被任命为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1982年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学习,1990年6月晋升为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同年随中国人民解放军英模代表团访问朝鲜,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是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

从儿童团长到飞行员

1927年4月27日,耀先(曾用名魏耀先)出生于河北省玉田县朱官屯村,父亲是个朴实的农民,靠勤劳养家。耀先7岁上小学,13岁的那一年,就投身于抗日活动中,当了儿童团长,以后又参加抗日自卫队并当上了队长。

1945年6月,耀先18岁时就在村里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20岁时参加区政府工作,之后入冀东军校学习。1948年4月,他被选送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学习飞行。在东北老航校学习期间,耀先通过飞99高级教练机,第一次感受到飞上蓝天的滋味。

1948年夏天,东北老航校自行研制出两架滑翔机,用以培训飞行学员。滑翔机是一种没有动力装置、依靠固定在机身上的机翼在气流中产生升力的飞行器。外形像飞机,主要由机翼、尾翼、机身、起落装置和操纵机构等部分组成。不能自行起飞,需飞机拖带、汽车或绞盘车牵引、橡皮筋弹射等外力获得速度,起飞升空。空中脱开牵引后,能作滑翔飞行或某些特技动作,利用上升气流还能升高。滑翔机的这些特点,正符合东北老航校当时航空器材短缺的需要。8月15日,航校第1期滑翔班正式开训,耀先成为该班滑翔机飞行学员。

1950年6月,耀先在第4航校速成班学习,飞过苏制雅克-18、乌拉-9、拉-9等飞机。后分配到新中国刚刚成立的第4混成旅当飞行员,改装米格-15型喷气战斗机。

第4混成旅成立后的第6天,即同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美国政府纠集16个国家出兵,打着“联合国”的旗号,进行武装干涉,悍然越过三八线向中国边境逼近,并不断派飞机轰炸我东北边境城镇,把战火烧到了我国境内。

为了加强我东北地区的防空和准备组织志愿军空军入朝作战,中央军委命令第4混成旅由上海移防东北,于1950年10月底进驻辽阳机场,改编为空军第4驱逐旅。当月,奉中央军委命令将旅改编为空4师,师辖第10、12团。耀先开始是10团3大队中队长,以后在战斗中晋升为副大队长、大队长。

抗美援朝空中歼敌

笔者查阅抗美援朝资料,空4师是1951年1月21日首次参加空战,其中多处材料记载了耀先参与空战的场面。如空军战例中,1951年10月2日,已是副大队长的耀先驾驶3号机参加了空战;10月10日,耀先在空战中驾机连续攻击3次;10月16日下午,耀先作为长机邹炎的僚机,在安州上空与敌空战。

那时战机以整齐的编队出航迎战,然而接近美国飞机时,由于缺乏经验,不会搜索目标,并未发现敌机而无奈返航以后,又几次出动,或者是根本找不到美机,或者是发现目标白白让它逃走了。其实,战前耀先只在喷气式飞机上飞了几十小时,仅仅具备一般气象作战水平。而对手美国飞行员大部分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有着丰富的空战经验,同时装备了当时最先进的“佩刀”式F-86战斗机,敌我力量对比明显悬殊!直到1951年10月12日,耀先同“佩刀”式战斗机交锋,终于击伤F-86飞机1架。

1952年3月6日,随着浪头机场3颗绿色的信号弹升起,耀先和战友们驾驶战鹰飞上蓝天。当飞至朝鲜一个城镇上空,耀先发现两架敌机正要偷袭长机。为了营救战友,他立即掉转机头,向敌机冲过去,和敌机打了一个对头,敌机被吓的来了一个急转弯,向东南方向逃走了。为了追击敌机,耀先压左坡度,切内径,向敌机打了一串炮弹,没有打中要害,此时敌机已逃离了我机攻击的范围,眼看追不上了,耀先驾驶飞机返回到机群编队。

当飞到博川时,耀先发现前方有几个黑点,是敌机还是我机?一时难以辨认。他马上警觉起来,当他发现安州城外滚滚浓烟直上,火光四起时,一切都明白了:原来4架敌机正在朝鲜的国土上狂轰滥炸。

在激烈的空战中,耀先想擒敌先擒王,一个翻滚下滑,从9000米高空俯冲下来。只见敌长机进入瞄准具的光环,耀先抓住战机按下炮钮,1架F-86战斗机立即冒出黑烟,像醉鬼一样摇摇晃晃地逃离了战场。

1953年5月17日13点50分至14时40分,雷达情报共发现敌8批F-86飞机64架,战斗轰炸机6批48架。在平壤以北,F-86飞机即分批从价川、定州、西海岸北窜,并以大部集中于云山、北镇地区,高度在10000米至12000米,企图拦阻我机,以掩护其战斗轰炸机对平壤至沙里院之交通干线进行轰炸。

14点02分,由团长邹炎带领空4师10团12架米格飞机编队从大孤山机场起飞,由于邹炎驾驶的飞机副油箱出现故障被迫率1个飞行中队返航。临时指定3大队长耀先为领队长机、申炳煜为副长机率8架米格-15飞机继续出航。其任务是与空15师一个团为第一梯队,协同防空军3个团到云山、价川地区反击敌F-86大机群进袭。

当飞行编队爬高到4000米时,空联司指挥所命令:“由安东出航到铁山作战。"领队长机耀先感到机群编队高度低,即请示后爬高到10500米,当副油箱航油已经耗尽时,便主动请示投掉副油箱。此时,空联司指令:“敌由清川江人海,要注意警戒。”

飞行编队到达铁山上空时,2中队报告:“左前方敌机2批10架向安东方向飞去,另一批4架企图绕我机尾后。"副长机申炳煜当即提醒大家:“放大间隔,监视敌人。”

此时,2号机赵计良报告:“右前方敌机4架绕向我尾后!”领队长机耀先见海面和宣川之间,又陆续飞来20余架敌机,企图围攻我机,即令机群编队右转180度攻击敌机,于14时28分在宣川上空与20余架敌机展开空战。

领队长机兼一中队长耀先右转后,在僚机及2中队有力的掩护下向咬尾之敌攻击。开始,因我机速度较大,接敌动作过快,所以很快咬住了敌机,夺取了空战的主动权。但我机在右转弯的同时,又被另外4架F-86咬尾,前双机已向耀先采取了攻击的行动。僚机赵计良为了掩护长机耀先的安全,迅速向左侧,又压右坡度推头向敌机攻击,将敌长机击落。但因僚机转弯途中散队,赵计良失去掩护被敌后双机击落。长机耀先向敌4号飞机攻击时,敌机右转脱离,又先后遭遇到8架F-86飞机的围攻。正当耀先调整航向,准备攻击时,突然发现四周敌机喷射出的火焰光亮。“不好,遭敌攻击了!"耀先机警地操纵着飞机,一个急转弯,躲过了敌机的炮火,猛抬机头,占据了高度优势。接着,敌机依仗着数量优势,分别从两个方向朝耀先扑来。他想硬拼是要吃亏的,便拉起机头朝太阳方向飞去,强烈的阳光照射,使敌机一下子失去了攻击的目标。在敌机盘旋搜索时,耀先利用阳光的隐蔽,从万米高空俯冲下来。敌机万万没有想到耀先来的这一手,顿时慌了手脚。耀先咬住最后一架敌机不放,瞄准具光环里敌机的影子越来越大。最后,他按下炮钮,只见被击中的敌机拖着黑烟坠落下去了。耀先想乘胜再次冲向敌阵,发现剩下的敌机已开加力向海面逃窜。

这次空战在敌众我寡被动复杂的情况下,夺取了空战的主动权,取得空战的胜利。在空战中,耀先、赵计良、萧明文、陶伟4人开炮击落敌机4架,我被敌人击落两架,其中萧明文壮烈牺牲。

耀先率队一次击落4架F-86,引起志愿军空军领导机关的高度重视。在总结这次空战经验时,认为有4个方面的经验值得肯定:一是长机耀先在得到上级敌情通报的情况下,及时通报飞行员注意搜索,故提前发现了敌机;二是耀先作为指挥员处置情况正确,争取和掌握了高度、速度的优势;三是长僚机以及两个飞行中队密切协同作战;四是射击上掌握了距离近、瞄得准、打得狠,打必把敌机打掉的精神。

亲自总结两次空战的体会

遵照毛泽东主席关于“争取时间,使更多的部队参加实战锻炼”的指示,空3师于1951年10月20日到达浪头机场,参加实战锻炼。空4师于同一天转驻沈阳北陵机场总结作战经验,从而结束了第3次轮战。

据方子翼师长撰文回忆,空军首长对总结作战经验非常重视,专门行文指出:“4师的空战经验,是人民空军破天荒第一次获得的宝贵财富,总结得好坏关系到整个空军。每个击落过敌机的飞行员,都要把自己的心得体验写出来,而且必须注意正反两个方面。”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耀先亲笔总结了《两次战斗中攻击脱离点滴体会》。

第一次是指1951年10月10日,耀先说:“我们中队遭到敌人4架F-86咬尾。但在敌人未进行射击之前,我们采取了向敌攻击之方向进行上升侧滑,提起高度突然减少速度。敌人认为我们未发现,攻击速度又大,故来不及处理,仓促射击了一下(大队长邹炎飞机中弹两颗),就冲到我们的前方去了。这时,我不见了中队长机,只见两架敌机冲到我的前右下方,距离约600米,高度差300米。因为那时没有一点作战经验,恐怕敌机跑掉,所以未能很好瞄准就向敌机开了炮,看到曳光弹打在敌机的左前方。根据当时敌我位置,我在敌左后上方,敌应当向左作下滑转弯(因我从上方攻击速度较大,进入角约四分之一,敌机如向我攻击方向转弯是很难继续跟踪射击的)。可是敌人想利用他飞机的俯冲性能,错误的采取了向右下滑转弯脱离,相反却给我造成了有利的攻击的机会。当我发现敌机有向右下滑脱离的趋势,我就很快地向右转瞄准。当敌机转过准备俯冲时,敌机的投影已固定在我瞄准具的光网中,我在四分之一到四分之零进入角,500米距离开始射击,将敌击中。”

另一次是指1953年6月19日,耀先说:“我团出动8机,到达战区后,3、4号机冲到我的前方,双机间距离约2000至2500米左右,正在转弯时发现敌F-86两架。敌长机插到我双机的前下方,距离2500米。按当时的情况,如我攻击其长机则受着敌僚机的威胁,为了支援3、4号机,我就增大速度利用高度优势从上方对敌长机进行攻击,开始敌机未采取动作,故我决心将距离缩到最低程度想狠狠地把它打下去,当距离接近到600米时,敌采取了急剧的右上升转弯脱离。因我从后上方向下攻击的速度较大,又未准备敌人突然做动作,结果甩在敌机的外侧。当我随敌机转入上升后,敌已做急半滚脱逃。”

耀先通过总结这两次空战的经验,得出两点体会:“一、正确的脱离动作,可以从被敌咬尾攻击的情况下转为主动。10月10日的战斗,我向敌攻击的反方向做上升侧滑,不仅摆脱了敌机的攻击,还使敌机冲前遭到我们的攻击。敌机脱离动作错误,顺我攻击方向转弯,结果被我击落。二、后方攻击的角度要小,以免敌人过早发现;同时还准备好对付敌脱离动作的办法。6月19日战斗,由于攻击角度大,俯冲速度又大,也没有想到对付敌人脱离动作的方法,结果敌发觉后采取急剧的右上升转弯逃脱。”

耀先这篇通俗易懂的文章,收录于当时志愿军空军抗美援朝空战经验集,发给参战飞行员们人手一册,不仅为他们即将升空参战提供了珍贵的必修材料,也为人们研究抗美援朝空战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在飞行训练和安全上有独特的建树

人民空军是在陆军的基础上诞生的,大多数指挥员也是从陆军调过来的。由于指挥员缺乏经验,加之飞行员技术基础差,各项规章制度也不健全,一时间飞行事故不断,抓飞行安全成为航空兵部队组建初期的一项重要工作。“一个飞行员失去了安全就失掉了一切,飞行安全就是自己的生命!”耀先从开始就一直很重视飞行安全。早在他安全飞行4周年时,耀先就总结经验撰写了《我怎样保证了长期的飞行安全》的长篇文章,发表在《人民空军》刊物上。

耀先在文章中说:“我能够长时期安全飞行,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每次地面准备都做得认真、细致、全面。”在飞行前,他对可能发生的问题做好充分的准备;在飞行中,遇到特殊情况大胆沉着,正确处置。因此,耀先从没有发生过飞行事故,也没有损伤过任何器材。

有一次,耀先驾驶的米格-15起飞刚抬前轮时,发现座舱盖已脱轨并卡在他的左肩上。他便立即收油门停止起飞,座舱盖才没有脱落,避免了机毁人亡的重大事故。

反螺旋气动惯性旋转一直是飞行员未知的领域,由于没有成熟的改出方法,20世纪60年代空军改装歼-6训练经常发生“螺旋”事故因为这种飞机小速度飞行时的安定性较差,只要飞行员在操纵上出点偏差就很容易进入失速螺旋,而且还不容易改出,这个问题不解决不仅不能保证飞行安全,而且严重影响了部队的飞行训练。特别是看到由此牺牲的飞行员,耀先深切地感到自己有责任打掉这个训练中的拦路虎,取得飞行安全的主动权。

1976年下半年,耀先在北京军区空军组织“螺旋”试飞班,重点解决飞行安全中的难题。他报请上级同意挑选技术骨干组织了一个精干的班子,在河北省遵化机场开训了。有一天,师长张景芬驾驶歼-6飞机试飞,耀先在机场塔台亲自担任飞行指挥员。当耀先看到张师长的飞机下降应改出螺旋的高度时,就拿着话筒对他说:“你应改出了。”张回答说:“我改不出来!”耀先用肯定的口气说:“你用最强的方法”(即把驾杆推到头再往回拉杆。)果然,张师长高兴地向耀司令员报告“我改出来了。”原来张师长飞行时意外进入反螺旋,按照苏联教材规定用拉杆的方法改出,结果越拉杆飞机旋转的越快而改不出来。当时,张师长的心情紧张,已经想到了跳伞,只是因为飞机负荷大,头已顶在座舱盖上没法抓住跳伞把手。当他听到耀司令员的指挥声音时,立即把驾驶杆往前一推飞机上停止了旋转。他欣喜若狂地驾驶飞机安全落地后,多次对同伴说:“耀司令员是我的救命恩人!”

为了从理论上探讨这个飞行训练中的难题,耀先请专家们参与研究论证,发现苏联教材中讲的:“当飞机进入反螺旋后,首先是拉杆待飞机进入正螺旋后再按规定的‘蹬反舵推杆'改出。”经过“螺旋”试飞班的实践和理论分析,得出正确的结论是:“当判断飞机进入了反螺旋时,应当‘放平舵向前推杆'就能顺利改出。”问题找到了,理论上明白了,还要不要继续组织“螺旋"试飞?耀先说当时自己思想也有个斗争,继续飞吧的确担风险,不飞半途而废,有损于空军的飞行事业。他毅然排除众异,果断决定继续试飞,终于圆满地完成了试飞任务,摸索出了歼-6反螺旋的飞行规律,并培训出一批歼-6螺旋训练教员,为空军飞行训练作出了应有贡献。

抓部队基层建设成效显著

抗美援朝结束后,耀先载誉而归,继续担负着保卫祖国领的任务,并逐步走上了团以上领导岗位。1954年9月,耀先任飞行团长,后来又升任副师长、师长、副军长。他所经历的一个个职务勾勒出一名飞行员坚实而辉煌的成长轨迹,其间充满着耀先对飞行事业的热爱和追求,也饱含着他几十年来一门心思扑在飞行事业上,为此不断发展而付出的汗水和艰辛。

20世纪70年代,耀先奉命到兰州军区空军任副司令员。由于“文革"的影响,飞行部队连空中实弹射击都停止了。1980年,耀先在全区范围内组织空中实弹射击比赛,结果平均命中率较低,他找出其根本原因是干部教员教学水平低。针对这种状况,耀先亲自组织空中射击水平较好的干部教员,于1981年夏天在银川机场进行培训,经过50多天的艰苦努力,取得了5次考核命中率提高到44%,以后部队普训时命中率均有大幅度的提高。特别令耀先欣慰的是还培养了一批教员,有的调到外区任职竟成为最受欢迎的飞行员。

怎样有效地提高飞行员在复杂气象条件下的训练水平?耀先经过反复总结经验和科学论证后,向空军首次提出战斗机暗舱仪表直线着陆、“穿云”下降飞行、过远距导航台再打开暗舱罩的训练方法。在飞行训练中,如果飞行员驾机着陆却突然遇到天气变坏,能见度差,又没有备降场可供降落,就得强行着陆。这种情况下,飞行员仪表飞行技术基础好,就能凭飞机仪表安全着陆,否则就有可能出问题。报经空军批准后,耀先在西北银川机场亲自组织试飞,取得成功。实践证明,这一训练方法,对提高训练效益和飞行员在复杂气象条件下的着陆技术,以及机动作战能力,都有明显的成效。后来,其训练内容已被上级机关正式编入飞行训练大纲,在部队推广普及。

时隔不久,在飞行训练正规化的试点工作中,耀先摸索总结飞行训练四个阶段组织指挥、工程机务、后勤保障、思想政治工作正规化细则,先后在兰州和北京军区空军所属航空兵部队和飞行学院推广,形成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实施制度,使飞行训练现场井然有序,促进了飞行训练质量的提高和飞行安全的落实。

有一个参加过抗美援朝和国土防空作战的老部队,从内地调西北10年后飞行事故连续不断,特别是飞行员一遇到险情就慌忙跳伞,上级首长批评这个部队成了“伞兵”。耀先在军区空军领导的支持下,经过深入部队基层了解情况,制定了整改的具体措施。经过上下3年的艰苦奋斗,这个有着光荣传统的老部队又恢复了活力,受到上级的表扬和称赞。耀先深有感触地说:“部队还是要靠领导带,领导得力就能带出过硬的部队,就能使后进变成先进。”

耀先在兰州军区空军工作了9年之后,1987年又调回北京军区空军工作。1990年被任命为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他深知担子重,责任大。在耀先的领导下,军区空军各方面的工作都有起色。1991年,北京军区空军代表空军参加军委、总部对驻京10个军以上单位,贯彻落实“三大条令”的检查评比,北京军区空军总评第一名,圆满地完成了空军首长交给的任务。

美满的婚姻与家庭生活

早在1955年底,《航空》杂志封面上曾刊登一位飞行员的照片,这位潇洒英俊的年轻人就是耀先。当时在辽阳东北第6纺织厂工作的纺织女工们看到这张照片,都不约而同地投以爱慕的眼光。正巧耀先作为英模代表到第6纺织厂做报告,有个名叫毛玉芳的姑娘就暗暗地喜欢上他了。那时候,毛玉芳是工厂的团委书记,先进工作者,又刚刚考上青岛纺织大学。可为了爱情,毛玉芳主动放弃了上大学,部队一名领导同志正热心为他们做媒。这位领导同志对毛玉芳说:“你找耀先绝对没有选错,他是个出色的飞行员,会让你幸福一生的。”经部队领导批准,1956年耀先同毛玉芳结婚。哪知结婚才10多天,耀先就随部队转场换防到了沈阳。从此,毛玉芳开始品尝了一个飞行员妻子的酸甜苦辣。

1960年,为了耀先那高于一切的飞行事业,为了尽一个妻子的责任照顾好耀先的生活,毛玉芳舍弃了自己热爱的纺织工作,随军到了沈阳。以后30多年的随军生活,毛玉芳跟随耀先从东北到北京,又从北京到甘肃,再从甘肃回到北京。作为妻子和母亲,毛玉芳照料孩子赡养老人,为的是让身负重任的丈夫没有后顾之忧,从而全身心投入部队工作中。

1978年,耀先举家搬到甘肃省兰州市。作为兰州军区空军领导,耀先一年有200多天在部队基层。一次,耀先80多岁的老父亲得了重度脑血栓,毛玉芳知道耀先正一心扑在部队抓基层工作,便没有把消息告诉丈夫,主动把老人从北京接到兰州疗养。

1979年2月14日,耀先将军停飞。在30年的飞行生涯中,他落下右腿残疾。其原因是由于战斗机空中动作幅度大,飞行负荷相当于8个人的重量压在身上,长期的大负荷飞行,耀先第5腰椎骨裂致使腰椎前滑压迫腿神经,致使右腿供血不足得了髋关节炎,肌肉萎缩。但耀先没有住院,而是以顽强的意志坚持锻炼来恢复身体。他每天晚上,将一把高背椅顶在腹部,使劲弯腰往里压,以缓解神经压迫,由此一直坚持多年,腰椎病症终于得到控制,人们看到耀先行走时,一瘸一拐,想到他对空军所作出的贡献,无不投以敬佩的目光。

1993年1月,耀先司令员离职了。而1992年12月底,他仍在部队基层抓工作。耀先将军说:“这是为了站好最后一班岗,也是为自己几十年的军旅生涯划一个圆满的句号。”

 

中国公益在线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中国公益在线”的所有公益资讯稿件和图片作品,任何单位及个人均可转载,注明“来源:中国公益在线”即可(弘扬正能量),中国公益在线只报道正能资讯,拒绝舆论监督、负面报道。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公益在线)”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正能量资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

4、联系方式:中国公益在线18611823110 书画频道:010 57111325  电子邮件:wuyuexian@qq.com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如何求助| 联系我们| 管理条例 | 公益记录者| 互联网行为规范| 律师顾问团队|

          

版权:益行(北京)智库信息科学研究院       ICP备案: 沪ICP备12029403号